「良善的夫子」


~瞭解耶穌時代的亞蘭語~
有人稱老蔣總統為「蔣公」,有人稱「臭頭仔」,可以了解其中必有蹊蹺。有人稱陳總統為「扁總統」,有親切的感覺,也有乘機「扁」一下的快感。稱某人為「孫老」或「介仙」,一定有敬老尊賢的意思。最沒有禮貌、最不得体的莫過於稱自己的父母為「查甫老」、「查某老」。
對學生而言,「夫子」、「老師」、「先生」、「Sir」都有人稱呼,且反應了不同時代的背景和意義。
聖經記載一位青年,可能也是當官的,他心存敬畏前來就教於耶穌永生的道理。當時耶穌四處教訓鄉親,宣講上帝國的福音。這位青年一定景仰耶穌為他的人生"導師",而不是一般的"老師"。他要如何适切的稱呼主耶穌才能表達他的敬意呢?且看聖經的記載:
【馬太十九:16】有一個人來見耶穌說,「夫子」(有古卷作良善的夫子),我當做什麼事才能得永生?
【馬可十:17】有一個人跑來,跪在他面前問,他說:「良善的夫子」,我當做什麼事才可以承受永生?
【路加十八:18】有一個官問耶穌說,「良善的夫子」我該作什麼事才可以承受永生?
在聖經和合版都稱呼為「良善的夫子」,在中文譯本則稱「良善的老師」。在英文KJV稱"Good Master",其他現代的版本大都稱"Good Teacher"。是「夫子或老師」,是"Master或Teacher",都是不同時代的稱呼,意義是一樣的。問題在於「良善的」稱呼合不合適呢?稱「老師」恰不恰當呢?
「良善的夫子」或「良善的老師」的原文亞蘭語就是"Malpana Tava"。
"Tava"這個字在這裡的意思是奇妙的(Wonderful),表示抽象的、精神上的稱讚。反之,另有類似的字"Kadisha",意思是好的(good),表示品質有好壞之分,等級有高低之別。以英文為例,good有better, best之分,wonderful是少做比較的。
根據古亞蘭語權威,美國聖經翻譯專家,蘭沙(Lamsa)教授的意見,"Malpana Tava"應該譯為"Wonderful Teacher","Good Teacher"不是很恰當。中文譯本的「良善的夫子」或「良善的老師」固無不可,至少比「好的夫子」(Good Master)或「好的老師」(Good Teacher)好得多了!
台語漢字本中稱"Malpana"為「先生」,絕妙。華語的「先生」與台語的「先生」字相同,義相異。台語「先生」除了表示敬意,還有對專業的尊重,所以稱老師、醫生等為「先生」。
再仔細看馬太19:17的細字說明,「你為什麼稱我是良善的?除了上帝以外,沒有一個良善的。」耶穌的意思是說自己不配,只有上帝才配得被稱呼為「良善的」!据此稱上帝為「好的上帝」當然不對,稱「良善的上帝」也似嫌不足以表示對上帝的稱讚!
【以賽亞九:6】和合版譯為「他名稱為奇妙策士、全能的上帝、永在的父、和平的君。」相對的英文KJV版是".and His name shall be called Wonderful, Counsellor, the mighty God, the everlasting Father, the Prince of Peace."【中文譯本】譯得更好,更清楚,【奇妙的導師】。這正是那一位青年對主耶穌最适切的稱呼。
假如把"Malpana Tava"譯成「奇妙的導師」,華語及台語通用。你以為如何?